冯小刚再度合作黄轩,手握四大优势,结果却一言难尽?

来源:大片网 小编:小影 更新:2019-12-13

原标题:冯小刚再度合作黄轩,手握四大优势,结果却一言难

在崔范二人掀起的轩然大波中,数度被提及的冯小刚导演,终于要提交新作品了。

冯导的新电影《只有芸知道》即将在院线公映,还未上线就遭遇网友质疑“这是因为《手机2》无法及时上线,年底临时调配一部来凑业绩吗?”

这样不信任的预先评论,或许有嘲讽和刻薄之嫌,但舒心酱看完点映之后发现这部《只有芸知道》确实非常一言难尽。

此前业内流传着一个笑话,调侃“歌曲改编”的电影都是烂片,比如《栀子花开》《大约在冬季》等等电影品相都很堪忧,所以一早有人预言《只有芸知道》怕是也难逃此劫。

事实上,这部片名《只有芸知道》和歌曲《如果云知道》既不同名也无瓜葛,大可不必被列入“歌曲情怀圈钱”预警名单之中;然而纵使如此,这部电影的质感依旧相当不尽人意。

明明有诸多优势,却给人“一手好牌打不出”的印象。

第一点,冯小刚、黄轩《芳华》前作滤镜的瓦解。

冯小刚导演在十多年前创造了诸多贺岁档成功案例,奠定了他超高的国民度、奠定了他用喜剧片收割市场的基础,而近几年的“贺岁喜剧片”中他的表现颇为沉寂。

冯氏喜剧,也隐隐有被后来者超越的架势。

开心麻花系列作品成功捧红了沈腾等一众喜剧明星,迅速跻身票房榜单。

徐峥的“囧”字系列来势汹涌,宁浩的黑色幽默和方言喜剧、更是独辟蹊径,都大有后来者居上的势头。

在这样的环境下,冯小刚导演上一部作品反而放弃了喜剧模式。

他拍了《芳华》。

《芳华》对于舒心酱这个年纪的观众而言,可能仅仅只是一部电影,但对于冯导的同龄观众群体而言,对于有过类似经验的观影人群而言,共鸣感大过一切。

《只有芸知道》沿用了《芳华》的阵容,男主角黄轩,女演员杨采珏,也沿用了男主曾经在文工团工作的身份,却远远没能打造出类似的共鸣共情体验。

第二点,“真实事件改编”是把双刃剑。

《只有芸知道》电影结束之后放出的真实老照片,似乎比电影本身更打动人。

其中一张是几十年前冯小刚导演和原型夫妇二人的合影。

世事难料、沧海桑田,照片里的一对夫妇如今已经阴阳两隔,真实故事本身的冲击力量很强烈。

然而“真实故事改编”似乎又是一把钝重的双刃剑,对美和爱的哀叹因为过度沉湎其中而显得单薄,对矛盾的透视又似乎因为忌讳、隐晦而不得其法。

故事里杨采珏饰演的小芸和黄轩饰演的隋东风,因为在新西兰的大城市无法立足、无法成家立业,而搬去一个非常偏僻的小镇生活。

盘下一间中餐馆,一开就是十多年。

这静谧的漫长岁月中,女主角多次因为太过平淡和重复的生活而产生过厌弃的念头,这种漂泊时求安稳、安稳时求变化的不安分的情愫,其实很值得深挖,但电影的呈现非常点到为止。

对比当年冯小刚导演《手机》等作品对生活真相的锐利刺透,《只有芸知道》对负面情愫的处理,简直太过温柔、太过遮蔽,美饰又隐恶,其实留下的遗憾更多。

和电影中和黄轩、杨采珏二人的生活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们的一位朋友,活法非常潇洒、动辄云游天下,丝毫不被所谓“不动产”式的常规生活模式所束缚。

然而电影对这位潇洒朋友的描摹也很浅层很表面。

前半段三人相识的过程,更是拍的不尴不尬、不上不下,与其说像电影、不如说像蹩脚的英文课。

第三点,徐帆及深度角色的高光被“浪费”。

冯小刚导演妻子徐帆的“友情出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几乎算是全片最大亮点和最佳表演。

戏里她的角色是黄轩、杨采珏二人的房东和媒人,原本只是个很“边角料”的角色。

但这位一口武汉话的林太,几个小细节都很有点睛般的出彩效果。

当二人关系朦胧之时,她是恋爱助推器,吃瓜看热闹上上手组CP的表现很可爱。

女主角在异国他乡从她这里出嫁之时,她一边为新嫁娘梳头发,一边发出她一番她关于婚姻真谛理解的嘱咐,瞬间让电影的纯爱气息有了更厚重的生活依托感。

而两位新人的婚礼之上,她回忆起亡夫失态崩溃哭泣“留下的人苦啊”,更是电影中最动人的情感爆发时刻之一。

无论是她说武汉话的方言亲切感,还是角色背后的有阅历过来人心态的悲悯、慈爱,抑或是她踏实过日子的落地观感,都为电影增色不少。

然而,徐帆所饰演的林太,戏份并不多、并不能改变整部电影的调性。

纵使她出现的部分同时就是电影里相对更好看的两位年轻人相识相恋相知的部分,她也没有能力凭“友情出演”拯救一整部电影。

电影中免费高清影院两位新人凭借赌博赢钱、获得了安身立命的资本,这或许是现实生活中原型真实经历的故事,但这样的小概率偶然性桥段出现在电影中,会让人觉得价值导向和质感都非常奇怪。

第四点,流畅镜头语言的浪费。

《只有芸知道》的叙述视角来回在如今、过去等多个时间维度之间切换,镜头剪辑的转场其实颇为流畅、完成度很高。

然而故事本身的丰满程度,其实未必值得这样反复切换的“盘他电影花哨”模式。

与其以“将爱妻的骨灰安置在四个地方而行千里路”为线索、多次切换回忆过去,连接出一条复杂的电影叙事线,或许不如老老实实按照线性时间顺序来呈现。

故事既无悬念,细节又无烧脑之处,复杂的叙事时间切换模式似乎显得并无必要。

无论是电影开头展示的新西兰景色,还是结尾处终于看到鲸鱼的壮阔海洋图景,画面都很美好。

然而,一部电影的价值应该是“旅行风景宣传片”吗?

舒心结语

《只有芸知道》中很打动人的部分,是这对夫妻养的狗狗病逝。

这段始于忠诚、结于哀叹的生命的陪伴,又温暖又催泪。

戏里杨采珏饰演的小芸,始终非常期待看到鲸鱼,那或许是她在平淡生活中对远方的一腔幻想。然而电影中“梦见鲸鱼代表你没有安全感,梦见鲸鱼喷水代表你渴望被爱”这样的表述,作为价值依托而言实在太过刻意、单薄。

这原本是真实的一对夫妻刻骨铭心的一世爱情与半生厮守,拍出来的感觉却像是将沸未沸的一锅白开水,质感颇为奇怪。

像是裹在叹息里的一个故事,情绪大于内容、表达的姿态性过于呈现的共鸣感。

相关视频

Copyright © 2008-2019